泥沙入手经抟埴 光色便与寻常殊 -人民数字联播网山东
广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过广告 跳过广告

泥沙入手经抟埴 光色便与寻常殊

——访非遗文化栖霞砂大碗 第十七代传承人孙德民

2020/3/31 9:49:22
新闻记者:通讯员:姜恒勇



发展光辉传统,齐心创造高峰,

调查研究不容松,经济、美观、适用。

——选自郭沫若《西江月-别瓷都》是为题记

中国制陶文化历史悠久。栖霞砂大碗制作最早可溯源到5000年前的大汶口文化时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栖霞杨家圈遗址出土了5000年前盛水的陶器。这是栖霞发现的最早的史前文明陶器的遗存。砂大碗承载着栖霞传统地域文化的因子,是栖霞典型的文化符号。由于地域文化背景的差异,今天的砂大碗仍保留着栖霞古代文化的不同层次,我们得以从其中领略民族艺术初始期的神秘、上升期的雄浑和成熟期的神韵……这些都会让我们从劳动者的创造中获取启迪。

著名左手书法家高菲为其题字“化泥土为神奇”

栖霞隶属于烟台市。公元1131年置县,因以“五更平明,海日东升,照耀城头,霞光万道”而得名,矿产黄金、铅锌、铜铁、滑石等,伴随着这些矿藏而生的高岭土储量丰富,这里的高岭土内含微量金、银成份,因此也称“金沙泥”。东山庄村位于栖霞市北端,五龙山脚下,这里的高岭土矿是制作砂大碗的好砂泥,砂泥分三种颜色,黃窑泥,红窑泥,蓝窑泥,分别适宜制作不同品种的碗、泥壶等食具,为泥壶、砂大碗等制作技艺的产生与发展创造了便利条件。

化泥土为神奇

砂大碗也叫“德禄碗”。相传,公元644年,唐太宗御驾东征高丽国,途径栖霞翁里窑村,用砂大碗进膳,饭菜美味无比,胃口大开,龙颜大悦,当即赐名“德禄”。这种曾经在胶东地带,用金沙泥烧制而成的食具比较普遍,几乎家家户户都能找到,而“德禄碗”只是一种民间的叫法,它的真实名称就是“栖霞砂大碗”。喜食海味的胶东人往往用它来熥咸鱼、虾酱,或者扣肉、咸菜,据说能最好地保留食材的原汁原味,因此一直很受人们的青睐。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生活和消费水平的提高使得这有些土气又不结实耐用的泥碗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生活圈。因缺少消费市场,因而泥碗的制作工艺也渐渐消失于民间,然而,在胶东栖霞臧家庄东山庄村依然还有几位窑工掌握着这项老手艺,孙德民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孙德民,1958年出生于栖霞市臧家庄镇东山庄的“砂大碗世家”是“德”字砂大碗第十七代唯一的传承人。十六岁随从父亲孙福寿作砂大碗,打下了坚实的技艺功底,至今已有四十多年。全面掌握选土、备料、踩泥、打坯、晾晒、装窑、烧制等工序的制作技艺,作出各种砂碗、碟等食具以及多种精美的花瓶、茶壶、葫芦等高档陶器。

现场制作

58岁的民间艺人孙德民为人憨厚、朴实,平时话就不多的他,面对记者显得有些紧张,一直搓着自己粗糙的双手。“俺听家里老人说,这门手艺是从云南带来的。”而砂大碗的渊源则可以追溯到5000年前的大汶口文化时期。据栖霞考古发现,汉朝时就有了砂大碗。有文字记载的史料反映,到清朝初叶,技艺成熟,开始广泛在民间使用,成为栖霞人日常生活的主要餐具。对于再多的历史,老孙似乎记不起来,他只是在念叨,到了自己这代已经是第17代了。“当年俺的祖先从云南来到东山庄居住,生子传艺,已经历经了370多年。”

孙德民辍学跟随父亲学艺。“据我父亲说,解放前,东山庄有一百多户人家,能制作砂大碗的就有七八十户之多。当时俺家庭成分不是很好,原本生产队是不允许俺学做的,但父亲是队里唯一的砂大碗制作师傅,也就是他一再坚持必须让我来学,才有了接触这门技艺的机会。”

用来烧制砂大碗的“金沙泥”

都说严师出高徒,老孙能有今天这么好的技艺,得益于他父亲的严苛。“我稍有一些地方做得不好,父亲上去就是一巴掌,一天下来,最少要打个两三次。”19岁时,孙德民实在受不了父亲的严厉,去东北闯荡。在那里,他找到了当时做营长的姨夫,进入了营部的下属单位,并帮当地人建起了自己的第一座土窑,开始带徒弟做砂大碗。

经过在东北的数年磨炼,他的制作技艺不再局限于砂大碗。25岁,他重回东山庄,一边务农,一边做砂大碗,39岁被莱阳聘请担任师傅,制作砂大碗。49岁被栖霞牟氏庄园聘请给游客表演砂大碗制作技艺。而砂大碗制作得到空前发展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东山庄村为例,当时这个几百户的村庄共有六个生产队,每个生产队至少有一处土窑,每队都有工匠10人左右。据80多岁的孙宝喜老人介绍,一个工匠一年至少要制作一窑砂大碗,每年仅东山庄村就要生产70多窑砂大碗,按照每窑2万只碗计算,一年下来全村就可生产超过150万只砂大碗。为此,东山庄村也成了当时臧家庄最富裕的村庄。

千度百炼始出窑

“最难的就是烧窑了。烧窑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活儿,一般的匠人能制作‘砂大碗’,但烧不好窑。”老孙说,烧窑一般在小雪之后,窑有大有小,大窑烧的时间就长,小窑烧的时间短。当地的窑都不大,一窑大约能烧2万多个碗,需要坎盆500多个。

用来烧制砂大碗的坎盆

过去烧窑都是用山上的干松柴。后来,开始试着用煤烧窑,效果也不错。不论用煤或松柴,大约都需要一万斤左右的数量。“烧窑是个苦差事,一般从生火那天起,要连续不断地烧上五天五夜。”但这只是个大体的时间,烧窑的师傅都会看火,一般的窑都会在窑前脸旁边留有一个“尖眼”,有经验的师傅会通过这个“尖眼”来看窑内的火势,一开始烧时,窑内的火发红,窑温达到1200多℃,而且窑顶的烟囱上冒出的是黑烟。而当窑快烧好的时候,窑内的火就会红里透着白。再看窑顶的烟囱,如果冒出来的是火,而且烟囱上的黑灰变成了白灰,那么窑就基本烧好了。窑顶要开一个天窗,主要是往外走潮气,一开始火要慢,烧一两天,等潮气走完,就封死天窗,大火烧上两三天,可以停火了。等把窑晾上三两天,就可以出窑了。

非遗技艺后继有人

根置于血液里的传承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和人们思想观念的变化,砂大碗这种有些“土气”的餐具开始渐渐退出历史舞台。就东山庄村来看,当年的7个土窑,现在全部损毁,欣赏并能传承这门艺术的人越来越少,目前全村仅剩下匠人不足10人,能够坚持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只有一二人,而且年纪最小的也是60岁以上。同时随着一些民间老艺人相继离世,许多关键的技法濒临失传。为了不使这门古老的传统技艺得以失传,2017年12月份,孙德民重新给他的砂大碗命名为“德字号”。为了制作出更加美观环保,符合现代人诉求的砂大碗,孙德民对技术进行了创新,多个步骤进行了改良,碗沿、碗肚、碗底更加讲究细致。用细箩筛出绒泥,用鹅卵石进行打磨,这样制作出的砂大碗光滑清脆没有气泡。并以栖霞砂大碗为基础,做出了锅、瓶、壶、杯、葫芦、盘等七大系列。以及黄泥,黑泥,灰泥,紫红泥4个色彩等100余个品种。用古老技艺烟熏法自然改色调色,保持传统环保无污染。如今砂大碗以新的形象,重新受到人们的接纳和喜爱,远销海内外。然而,孙德民依然保持着他的手工小作坊,保持着古老的手工制作工艺,严格控制着砂大碗的质量和产量。现在的孙德民更关注的是为砂大碗寻找传承人,只要有人愿意学,他便愿意教,村里的老人,外地的年轻人来拜访的不在少数,孙德民本着让更多了解砂大碗,喜欢砂大碗的想法耐心的讲解。他说,砂大碗过去有五千年的历史,在未来还会有更长的路要走。

捣泥做坯双手搅。值得可喜的是,就在此文即将交绥之时,孙德民老师发来砂大碗第十九代传承人,孙德民老师的六岁外甥女《做碗》一诗的视频“做碗山中日,汗滴砂碗里。谁知盛餐碗,碗碗皆辛苦。”目前,栖霞砂大碗制作技艺已是烟台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后继有人。鲁东大学兰玲教授甚至表示,这一项目有望冲击国家级非遗。砂大碗这一体现北方人朴实的特色餐具,以其表面粗糙,颜色黑红或是桔红据称,用手摸上去感觉不太光滑,好象有沙粒似的。这一特质像尽了北方汉子粗犷豪放,耿直快意的性格。未来可期,愿砂大碗这一古老的传统技艺在孙德民的传承带动下重放千年古韵。

相关推荐

  • 2019年十大考古新发现初评结果揭晓 20个项目入围终评

    2019年十大考古新发现初评结果揭晓 20个项目入围终评

  • 山西发掘约5500年前五边形房址为窑洞起源提供新线索

    山西发掘约5500年前五边形房址为窑洞起源提供新线索

  • 优秀传统文化“活”了

    优秀传统文化“活”了

评论

0/200

用户评论0


登录

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