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政山东》能带起省级直播问政节目“风口”吗?-人民数字联播网山东
广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过广告 跳过广告

《问政山东》能带起省级直播问政节目“风口”吗?

2019/5/22 9:10:10 4475
来源:齐鲁网



3月3日开播到现在,山东首档省级大型融媒问政栏目《问政山东》就火了。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以“电视问政节目现场直播引关注”为题,对《问政山东》节目进行报道,各大央媒纷纷点赞。关注这档“问政爆款”节目的除了山东人,还有不同省市的网民。微博上,和《问政山东》相关话题阅读量达819.6万。

这是首个常态省级直播问政节目。山东卫视之后,河南卫视也于5月12日推出了省级问政节目《百姓问政》。

1、大力拷问

4月12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以“电视问政节目现场直播引关注”为题,对《问政山东》节目进行报道。

“问出问题,找到办法,推动解决”,央视的报道中,对节目效果、运作机制进行了深入剖析。

每个星期,山东的省直厅局级干部们都会带着手下坐在问政演播厅,接受主持人和督办员李莎的大力“拷问”,台下坐着看他们“脸红出汗”的,还有分管副省长和相关领导。目前,人民网、山东省人民政府网、齐鲁网、闪电新闻、今日头条、腾讯视频等十八家网络平台都实现了对节目的同步直播。

这档由山东一把手亲自过问督办的节目,没有彩排和剧本,除了第一期录播外其余全是直播。现场播放记者暗访新闻片,主持人和督办员突然发问,还有 “评委团”当场用举牌的方式对官员回答进行评定,满意的可以举笑脸,不满意的可以举撇嘴脸。

据记者站公号了解,在山东台内部也有硬纪律,节目内容由专门的编委分管,其他人一律不能干涉,也不能打听片子和题目,一切都在现场真实公开。随着领导和百姓关注度的提高,现场拷问的力度也随之加大,本身就是山东卫视主持人的李莎担任督办员负责现场提问,很多问题甚至到了咄咄逼人的地步,“别说别的,就说到底能不能解决?什么时候解决?”“发生这样的事,您到底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类似的逼问比比皆是。

李莎手持“绝户网”地笼质问农业农村厅厅长

有热心观众表示,最初的2期节目,李莎还是面带笑容,后来则是全程板脸,丝毫没有缓和余地,可见节目的尖锐程度。

最热爱时政新闻的山东,最关心政治的山东人,最高级别的直播问政节目,最尖锐的现场问答,种种之最叠加起来,《问政山东》做到了地方卫视的现象级,全网播放量已突破一亿人次。

在今日头条APP上,山东省交通运输厅的一条“连夜进行整改”短视频播放量达到47万次,1995名网友参与了留言和讨论。

在问政潮流的影响下,整个山东省,济南、日照、潍坊、泰安、德州等地都已开办了电视问政节目——这甚至形成山东媒体的问政矩阵

2、问政节目历史

火爆的问政节目,山东再次带起了节奏,另一个人口大省河南也开播了首档省级电视问政节目《百姓问政》。据映象网消息,由河南省人民政府督查室和河南广播电视台联合主办,由公共频道制作播出的河南首档省级电视问政节目《百姓问政》于5月11日在河南公共频道正式推出。

河南卫视《百姓问政》现场

问政节目形式的历史,其实已经起起伏伏十几年了。

2005年5月,兰州市委书记提出要创办一个“服务创业”栏目,让多个部门的“一把手”走进演播厅,与群众面对面交谈,解决群众关注的切身问题。

这年6月,这档栏目被命名为《“一把手”上电视》,并于6月20日首播。节目中“民问官答”成为主要的形式,由此,将官民双向互动纳入到了电视节目中——这被视为电视史上首档问政节目。

自此开始,电视问政虽然拉开序幕,但并不成熟。这一时期的类似节目有强烈的个人主义色彩,仅仅奠定了官民面对面交流、沟通的基调,但问答机制并不完善。

第一期“一把手上电视”的录制现场。(图片来源:中广网)

不过在兰州开办了《“一把手”上电视》后,各地开始争相效仿,比如2006年广州创办的《沟通无界限》;2008年安徽电视台的《对话江淮》;2009年南京的《向人民汇报》……到了2010年,问政节目形式逐渐成熟起来。

之后,在线问政、广播问政,诸多问政节目雨后春笋一般出现。

电视问政真正进入了繁荣期,是在2011年。彼时武汉《电视问政》直播栏目的开办,让电视问政真正以栏目名称而备受关注,同时也因为问政力度而获得认可。

这档节目由武汉广播节目《行风连线》发展而来,由最初的广播形式变为电视直播,内容形式逐渐逐步深入,节目时长1个小时,近50名官员以及市民代表在演播厅与群众座谈,并对工作的整改做出相应的保证,节目一经播出,便取得巨大的反响。

2011年之后的电视问政节目,播出的连续性得到了较好的保障,话题触及的也更加广泛,例如武汉问政的“期中期末考”,让问政更加具有影响力和话题关注度。其后的电视问政节目中,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是杭州市的《我们圆桌会》,武汉市的《电视问政》以及南京市的《向人民汇报》。

成熟的节目形式,也让问政现场的氛围愈加紧张,往往官员一脸囧、一身汗,成为节目追求的效果。与此同时,也确实现场解决了很多民生问题,这让问政节目都有着较高的收视率。

3、问政不是一怼了事

事实上,在电视问政起起伏伏的岁月中,争议一直存在。一方面对于问政本身,群众抱着怀疑的态度审视;另一方面,问政之后的政府执行力度也一度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比如2014年2月,浙江省海宁市的一期电视问政节目,由于现场问答过于程序化,导致问政不到位,结果就连台下的点评嘉宾海宁市委书记都看不下去亮起了“黄灯”,提醒现场要“问得明白、讲得明白”。

因此在电视上,“问政官员的尺度”成了这一类节目的亮点。

今年2月,西安广播电视台一档问政节目中,交通局局长回应黑车问题时,遭主持人连发数问怒怼:“3年了!还需要现在重新调研吗?为什么有这么多黑车,难道您不知道吗?”“是不会管、不想管、还是不敢管?”局长被问得哑口无言。该视频也因“尺度大”,而在网上被广泛传播。

再说回来《问政山东》。实际上这档节目也是在政策红利下创办的,今年2月11日,山东省召开“担当作为、狠抓落实”工作动员大会,会上提出要创新“公开监督”机制,要尽快推行“电视问政”“网络问政”,每周安排一名省直部门主要负责人,公开向社会和群众答疑。

有了政策做支持,如前所述,节目的尺度就会很大,主持人敢问敢怼,接将节目中的问题性放大。因为不少官员平时的形象高高在上,而问政节目无异于还原了官员的另一面,这样的“可看”程度甚至胜于很多综艺节目。

新一轮的问政节目也有这样的几个特点,级别越来越高,越来越激烈,直播互动越来越多,现场制播越来越精良。然而力图场面激烈的问政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西安高陵区交运局局长被怼,就有自媒体大V陈兴杰撰文表示,现场一味硬怼的主持人并不值得喝彩,不了解具体运输情况,不懂得倾听对方说话并提取信息,不懂系统化管理,不了解地方一线管理之难,只求一时激烈畅快的主持方式,值得商榷。

无论如何,这些在老百姓看来都是好事儿。而对于媒体来说,有力的监督自然还要强有力的支持,连《大众日报》新锐大众的评论文章都说:“作为舆论监督单位,不论是电视台、电台还是网络平台,没有党和政府的支持是办不成问政节目的。”

之前在网上屡屡被黑的山东卫视,终于凭借这档节目扬眉吐气了一把,在业界也成为政务类节目的媒体先锋。这一波之后,山东卫视能否带起问政节目的二次风口?



相关推荐

  • 省应急厅、省减灾委办公室终止省Ⅱ级 救灾应急响应

    省应急厅、省减灾委办公室终止省Ⅱ级 救灾应急响应

  • 山东:聚焦聚力推动法治乡村建设落地见效

    山东:聚焦聚力推动法治乡村建设落地见效

  • 山东:全面深化新时代司法行政改革

    山东:全面深化新时代司法行政改革

评论

0/200

用户评论0


登录

不能为空